青海省草原生态管护员聘用工作正式启动,9487名生态管护员将持证上岗。
据青海省农牧部门信息,随着“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和“重点生态功能区草原日常管护经费补偿机制”的实施,青海省农牧部门通过聘用草原生态管护员的形式,进一步加强对草原生态的管护工作。为了切实提高管护员的业务素质和工作能力,并明确应该承担的职责和义务,各地管护员聘用及培训工作正在抓紧进行中,预计年底前全面完成聘用及队伍组建工作。

青海地处青藏高原腹地,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等河流的发源地,被誉为“中华水塔”。统计数据显示,目前青海省有天然草地6.32亿亩,占青海全省面积的约60%、约占全国草地总面积的10%。

日前,记者从青海省农牧厅获悉,为落实草原生态补奖政策,加强草原生态管护,自2012年在全国率先设立草原生态管护员岗位以来,结合精准扶贫、设立三江源国家公园等政策,该省草原生态管护岗位已达到42778个,并发挥出“绿富强”的综合效应。

  强化监管促落实草原筑起新屏障

青海省农牧厅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青海全省4万多名草原生态管护员补助金额达到9.02亿元,其中省级补助8.89亿元,县级配套补助0.13亿元。

青海省草原生态管护员聘用工作启动。目前,管护员已成为青海省草原生态保护的重要力量之一,尤其是对管护区内草原开垦、野生植物采挖、采土采砂、违规用火等草原违法案件的巡查、举报、制止等发挥了重要作用。据监测,设立管护员岗位以来,青海草原植被盖度保持稳定及趋于好转的面积占到全省草原面积的80%以上。

  位于我国中西部的青海省,96%的区域为牧区,天然草原面积达5.5亿亩,是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源地,也是我国天然草原保有量最多的省份之一。自2011年实施草原生态补奖政策以来,青海草原出现了牧民处处把歌唱,草原生态换新颜的喜人景象。

过去由于过度放牧等原因,青海省90%以上草原曾出现不同程度退化。2012年,青海开始探索设立草原生态管护员岗位,到2017年年末全省共有42778名草原生态管护员,其中71%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管护队伍形成了“组织化巡护,网格化管理”的管理模式和“点成线,网成面”的长效管护机制。

精准脱贫工作开展以来,青海农牧部门不断将管护员岗位向贫困牧民家庭倾斜。据统计,贫困户担任管护员已达到30361名,工资收入有效带动10余万困难群众稳定脱贫。此外,管护员还参与社会综治工作,在维护地区稳定、创建和谐牧区、促进社会发展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

  目前,新一轮草原生态补奖政策已正式启动。相关专家建议,国家应尽快在草原监管体系队伍建设方面给予更大的支持,并进一步完善草原核查监管体系,在巩固第一轮草原补奖政策实施成效的同时,也为新一轮草原补奖政策实施扫清障碍。

“通过发放岗位工资促进牧民增收,让牧区群众从单一种植、养殖、生态看护向生态、生产、生活良性循环转变。”青海省农牧厅副厅长巩爱岐说,草原生态管护员已成为青海管护草原生态的一支中坚力量,在保护草原生态、发现草原违法案件、宣传政策法规、跟踪监督项目实施、调查草畜基本情况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牧民群众保护草原的积极性和保护草原的意识,对于保障补奖政策实施和巩固补奖政策成果起着关键的作用,如果不把体系、体制机制上的问题理顺、解决,光靠群众积极性还不足以保障如此庞大、系统的政策的推进与落实。

“以青海最新的农牧业统计结果计算,纳入草原生态管护员的牧户占全省牧户数量的10.45%,草原生态管护员人均年补助2万余元,已成为牧民增收、脱贫的重要渠道之一。”青海省农牧厅草原处工作人员欧为友说。

  对于如何有效的落实和监管,海晏县副县长切杨尖措也深有体会。海晏县对全县草原管护员实行分片管理,逐级落实到户,实现了草原网格化责任区管理,做到了乡村有干部、片片有人管,同时要求草原管护员每月25日前上报《草原管护员月报表》,草原生态管护员每月巡查片区草原5次以上,并及时填写草原禁牧动态管理表及管护员日志。切杨尖措说,这两年来,从未发现过牧民偷偷在禁牧草场里放牧。

新华社西宁9月20日电记者从青海省农牧厅了解到,持续加大生态扶贫力度,近年来青海省共设立4万多个草原生态管护员岗位,在弥补政府草原生态监管短板的同时,有效带动了当地牧民群众增收和困难群众脱贫。

  青海省农牧厅厅长张黄元介绍,5年来,青海各地以草原补奖政策为契机,坚持在保护中谋发展,在发展中促保护,促进草原畜牧业转型发展,初步实现了禁牧不禁养,减畜不减收。补奖政策的着力点是草原生态,落脚点则是促进牧民增收。张黄元说,这项政策将近90%的资金直补到户,增加了牧民的政策性收入,有力促进了生态补偿脱贫。全省76.53万牧民享受政策,人均增收1588元,其中三江源地区农牧民人均纯收入增长14.9%,成为促进牧区增收的重要因素。

  青海省农牧厅副厅长巩爱岐说:草原生态管护员队伍的建设,进一步完善了省、州、县、乡、村五级草原监管体系,为有效巩固草原生态补奖政策实施成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巩爱岐说:经过几年的实践,从建立生态管护员公益性岗位,到探索四个挂钩和五个结合管理模式,虽然我们初步建立了省、州、县、乡、村五级草原核查监管体系,但仍存在着体制机制不顺、机构不健全、与基层联系不紧密等诸多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草原生态补奖政策成效的巩固和深入推进。

  为了深入落实草原生态保护补助机制,健全草原监理监测体系和核查监管机制,青海省也在不断探索新经验、新做法。青海省草原监理站站长蔡佩云告诉记者:2012年青海在全国率先设置了草原生态管护员公益性岗位,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在拓展草原监理监测体系的同时,实现对草原补奖政策落实的有效监督。据了解,自2014年起,草原生态管护员公益性岗位由2012年的每5万亩设置1名提升至每3万亩设置1名。目前,青海省聘用草原生态管护员人数已达1.3万多人。

  草原生态恢复快牧民收入增长稳

  第一轮草原生态补奖政策实施取得了不小的成绩,但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一些地区乡村及牧户保护责任不明确,县、乡政府监管不到位;部分地区补奖资金兑现与生态保护责任、保护效果脱节;禁牧和草畜平衡制度落实不彻底,核查监管难度大,监管体系不健全等。对此,青海省在2014年率先探索出四个挂钩和五个结合管理模式,即乡(镇)、村(牧)委会、草原管护员及牧户四级与草原生态保护责任、保护效果挂钩;宣传引导和劝返制止相结合、依法禁牧和考核奖惩相结合、平衡减畜和舍饲圈养相结合、保护草原和转移输出相结合、国家补偿和牧民转产创收相结合,调动了地方各级政府和广大牧民群众保护草原的积极性,充分发挥了基层群众保护草原的意识。

  好的政策需要好的保障机制。如何把补奖政策落到实处,如何有效地对政策落实情况进行监管?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副主任徐百志介绍说,2011年以来,草原监理中心制定了《落实进村入户联系制度工作方案》,持续开展进村入户联系活动,就草原补奖政策落实情况、草原承包情况、村级草原管护员设立及其作用的发挥等情况进行调研。此外,还专门下派青年干部到联系村驻村蹲点,与牧民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听取牧民群众对草原补奖政策的意见及建议,分析实施该政策对牧民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据统计,草原生态补奖政策实施5年来,国家累计下达青海省草原生态补奖资金97.35亿元,75.25万户农牧民享受了补奖政策带来的实惠。草原实现禁牧2.45亿亩,草畜平衡2.29亿亩,补贴种草210万亩,发放生产资料补贴涉及牧户17.2万户,累计核减牲畜570万羊单位,草原生态系统进入良性循环,草地退化趋势得到遏制,草原植被长势良好。

  监管面临新问题补奖成效待巩固

  在青海省东北部的海晏县尕海村,村里的老书记宫保关却和记者说起草原补奖政策时,连连赞叹:补奖政策好,牧民收入高。宫保关却家拥有草场1275亩,每年能领到补奖资金近1.3万元。据了解,尕海村有农牧户289户,草场承包面积31.4万亩,补奖总资金已达169.6万元。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