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焚烧是指将农作物秸秆用火烧从而销毁的一种行为。秸秆焚烧造成雾霾天气,并产生大量有毒有害物质,对人与其他生物健康形成威胁。很多地方出台相对政策,关岭自治县却利废变宝发财致富。关岭县大力发展生态畜牧业,秸秆养牛巧致富。

关岭县大力发展生态畜牧业 秸秆养牛巧致富。安顺:“牛路子”致富一方人
近年来,安顺市关岭自治县通过把“牛产业”作为关岭的支柱产业来抓,利用北盘江沿岸30余万亩的草山草坡和千家万户会养牛、善养牛、能养牛的群众基础,把“牛骨头”当“硬骨头”来啃,有效致富了一方人。“关岭牛”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品牌。

在贵州,有很多少数民族喜欢养殖一种牛,它叫关岭牛,它是贵州省的地方优良品种,也是全国名牛之一,在关岭县也有很多老百姓养牛走上富裕之路,“关岭牛”具有适应性强,肉质细嫩,皮质好,…
在贵州,有很多少数民族喜欢养殖一种牛,它叫关岭牛,它是贵州省的地方优良品种,也是全国名牛之一,在关岭县也有很多老百姓养牛走上富裕之路,“关岭牛”具有适应性强,肉质细嫩,皮质好,屠宰出肉率高等特点,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牛肉产品及牛皮制品在国内外市场及牛皮制品在国内外市场非常走俏,关岭生产的牛肉干,产品品感受好,携带,食用方便不起,在我国的东北,上海,广东,福建,湖南,贵阳等地方市场前好。

“前些年养殖场规模一直做不大,就是吃了不懂养殖技术的亏。”关岭自治县花江镇蓝天白云养殖场老板刘开华说起过去教训记忆犹新,现在通过畜牧专家技术指导,仅用三年时间,他的养殖场规模就从原来的不到100头发展到现在的存栏600余头,种植草料3000余亩,直接带动400余户贫困户就业脱贫,实现每户年增收24000元。

  走进关岭自治县农村,山坡上看到最多的就是石头,作为贵州省石漠化比较严重的地区之一,该县4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存在不同程度石漠化现象,而石漠化严重的区域也往往是贫困人口最为集中的区域。

6月5日,调研采访团来到关岭县关岭牛核心种牛场,通过实地考察采访,切实感受了当地人走出的“牛路子”。
“关岭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地处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石头多田地少、土地分散破碎、土壤肥力差,农民普遍种植苞谷等传统作物,产量极低、收入微薄,生态压力和脱贫压力一直是摆在全县面前的两座大山。”关岭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罗茂特直言不讳,种草养牛,是关岭根据自身条件做出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举措。
关岭农户过去一直有养牛的习惯,且所养“关岭牛”属全国优良地方品种,只是各家各户散养一两头,不成气候。推广规模养殖“关岭牛”,具有经验基础和群众基础。为此,县政府早在2013年就开始引导推动,并在2016年提出“关岭牛”三年振兴计划,通过提供能繁母牛、牧草种子、种养技术以及金融支持等,采取“村社合一”的方式,鼓励、支持和引导村支两委、致富带头人领办“关岭牛”产业,推行“村集体+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引导贫困农户加入合作社,不断提高农户的积极性、造血功能和自我发展能力。
沙营镇养牛村村民何万权就是其中受益者之一。何万权身有残疾,右腿不便,想要去打工却多次被拒之门外。“养牛是个好出路,利润可观,而且我祖辈也曾养牛,有经验,更何况如今有了政府的好政策,我们干起来心里更有底了。”何万权说。
据了解,关岭县根据当地情况创新推行了“五户联保”养牛模式:以村合作社为龙头,贫困户申请5万元特惠贷入股合作社,再以1户或2户非贫困户与3户或4户贫困户自由组合为一个养殖小组,每户可在村集体专业合作社承包5头牛养殖,农户饲养的牛由合作社销售,卖牛后本金归还合作社,增值部分的80%归饲养农户,合作社提成20%用于支付村集体入股分红及其它费用。
“我现在用贷款养了6头母牛了,今年已经产了3头小牛仔,我3年后卖掉一部分保守估计可以赚15万。”谈到以后的发展,何万权信心满满。
自2016年以来,关岭通过走好“牛路子”,从种草到饲料加工、到养牛及销售,形成了“关岭牛”产业发展的全产业链。目前,“关岭牛”已带动当地贫困户5316户18611人。

现在养殖关岭牛的老百姓也越来越多,不少地区开展关岭牛的杂交改良,养殖户获得了较好的经济收益,关岭牛的养殖,需要掌握其养殖的管理技术,对于家庭养牛规模应量力而行,可根据家庭现有耕地多少、草场大小、饲草饲料数量、劳动力及投入的资金数量等条件来决定。一般专业户以饲养繁殖母牛15~25只的规模较为适度。

农业产业发展,离不开农业科技的支撑。近年来,我市积极推进畜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在科技助推关岭牛产业发展方面,从科技养殖到良种繁育,从科学管理到精深加工,关岭已经走出一条科技发展之路,关岭“牛牌子”叫得越来越响。

  近年来,关岭自治县将生态畜牧业作为推进山区石漠化治理和脱贫致富的重要途径,全县共有规模养殖场(户)998家。

农户高效养殖关岭牛,要做好如下措施:

科学饲养 让养殖户心更安

  但每到冬季,关岭自治县的牛羊养殖户就要犯愁,牧草割完了,冬春饲料极度匮乏,牛羊吃什么成了大问题。

第一,要搞好牛舍建设,因地制宜建造冬暖夏凉的牛舍,冬季要做好
保温,使舍内持在5℃以上。每天定时清除粪便,中午通风换气,刷拭牛体,定时牵到舍外晒太阳,增强体质,有利于增膘。在此可以使用自动刮粪板系统,可以实现清粪时间控制、清粪周期控制、刮板行程控制、温度控制、手动控制等。

“那叫一个惨痛!”刘开华不忘2006年的教训,那年从山东引进100多头种牛,由于管理技术缺位,先后生病死掉70多头,陪了20多万元。

  前进村村民周朝华是村里公认的养牛达人,他最拿手的是,根据牛的生长阶段搭配不同的饲料,“这两个红桶装的是玉米酒糟,牛吃了易消化不会胃胀气,而且肉质好。秸秆含糖分和纤维蛋白比谷草多,也是非常好的饲料。”他家的牛长得又高又壮,出栏率也高。尽管技术成熟,但周朝华还是不敢扩大养殖规模。

第二,科学饲喂。养牛应尽量让牛吃好吃饱青绿草料,同时补饲其它必需的营养饲料。提高养牛效益,要从犊牛培育抓起,特别是要搞好第一、二个冬春舍饲期补饲使其在18~24个月龄体重达300公斤左右出栏,也可经短期强度育肥后
体重达500公斤以上出栏。对于植被缺乏的地区可以实行种草养牛,比如种植hn-mc优优甜象等牧草品种,这样不仅能降低饲养成本,也能提高养牛经济效益,因此,要大力推广普及种草养牛。草的秸杆青贮、
半干贮和氨化等秸秆处理新技术,推广秸秆养牛。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刘开华后来一直只敢小规模养殖,直到实施关岭牛三年振兴计划,有了技术保障,他才放开胆子,一下分散建起3个养殖点。

  “一头牛一天要吃20斤干草,我养的80头牛要不到半个月就可以把种的20亩草吃干净。”冬春牧草匮乏成为了畜牧业发展的最大短板。

第三,要搞好驱虫和防病。牛在放牧时由于采食牧草和接触地面,体内外常感染多种寄生虫,如牛
消化道内极易出现捻转血矛线虫、仰口线虫和食道口线虫等;牛体外极易感染螨、蜱、虱、蝇、蛆等体外寄生虫。这些寄生虫吸收营养、释放毒素,使
牛生长发育受阻,可使日增重下降35%,饲料转化率下降30%;牛皮蝇蛆使皮价降低一倍多,寄生虫严重时会造成死亡。可见,驱虫是养牛不可缺少的重要环节。农户养牛可在春季3~5月和秋季9~10月进行两次驱虫,
育肥牛在育肥开始时要进行驱虫。目前,驱虫药物种类很多,左旋咪唑、敌百虫等均可应用,但抗虫谱狭窄,效果不尽人意。阿福丁为驱虫
首选药。该药是近年来研制生产的一种广谱、高效、低毒、新型抗寄生虫
兽药,可同时驱除畜禽体内线虫和体外螨、蜱、虱、蝇蛆等寄生虫。剂型有针剂、片剂、胶囊和粉剂四种。其中粉剂价格适中,使用方便。用法用量:
灌服或拌匀于饲料中饲喂。每10公斤体重用1克;驱虫最好安排在下午或
晚上进行,使其在第二天白天排出虫体,便于收集处理。投药前最好停食6~
12小时,只好给饮水,以提高药效。将牛体内外的各种寄生虫驱尽后,科学饲养、增膘效果显着。
预防牛体疾病也是养牛取得较高效益的关键之一,防病没搞好,种学饲
养将前功尽弃。预防牛病,除了搞好牛舍、牛体的清洁卫生和消毒工作、保
证牛饲料及饮水卫生安全、驱虫等工作外,可以使用牛体刷进行清洁工作。如果没有足够的兽医技术,还要与当地兽医保持经常联系,搞好疫病的预防和疾病的治疗。

“祖祖辈辈上山割草喂牛的办法行不通了!喂养时间长,牛的个头小,和现在的杂交牛相比,简直就是‘小狗牛’。”
王兴武曾担任花江镇前锋村村支书,前些年他也曾带领村民成立合作社,不但养殖规模一直上不去,而且周期长、牛瘦小、成本高,群众逐渐打消积极性。

  周朝华之前也想过很多办法,利用秸秆是最传统有效的。“我前年买了粉碎机打秸秆,但是颗粒太大,牛没有胃口。2015年,县畜牧局发了一台秸秆搡丝机,打出来的秸秆柔软细致,牛吃得干干净净的。”

()

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杨家志长期从事畜牧工作,他介绍,畜牧养殖从圈舍修建、牧草种植、防疫体系建设、品种保护、屠宰、产品深加工,其中任何一个环节都离不开科技支撑,市、县农业部门过去一直支持关岭牛改工作,但都没有“关岭牛三年振兴计划”这次的力度大,各规模养殖场均聘请1至2名畜牧技术人员进行驻场指导服务,为“关岭牛”发展提供全面的技术保障。市农业农村局牵线搭桥,关岭与中国农业科学院、贵州省兽科所、贵州大学等单位建立合作关系。

  2015年以来,关岭在全县范围内启动秸秆饲料化免费加工推广工作。“我们将在全县范围内全面推广牧草、秸秆青贮利用发展养殖业,补齐冬春牧草匮乏短板,推动山地生态畜牧业持续健康发展。”关岭县农业局局长江华雷告诉记者。

卢国华是花江镇蓝天白云养殖场的一名技术工人,多次参加县里组织的养殖技术培训,成为养殖能手。早晨8点,卢国华便要到养殖场指导工人喂牛,之后要在牛圈里观察,发现问题及时处理。他说,养殖场从2016年的几十头发展到如今的600多头,技术保障非常关键,他对自己能掌握养殖技术非常满意。

  “有了政府的帮助和扶持,我们养牛也更有积极性了。关岭牛本来就是品牌,要是家家户户都能养起来,何愁不能挣大钱。”周朝华指着自家养殖场周边的农田告诉记者,这附近50亩地的秸秆都被他承包了,他盘算着今年要新建牛圈,扩大养殖规模。

现在,前锋村养牛场有了农牧技术员指导,流转土地种植皇竹草316亩,村合作社集中养殖规模也从2016年的100头发展到如今的300余头。

前锋村种草养殖只是关岭以农牧技术为支撑筑牢饲草体系建设的一个缩影。2016年来,关岭按照“农牧结合、饲草分离”的科学发展模式,坚持遵循“草畜配套”的草原生态规律,科学规划布局,合理配置资源,有序推进“关岭牛”产业饲草饲料体系建设和人工草地建设。

目前,关岭各个乡镇均有种植皇竹草,累计实施人工牧草种植9.3万亩,成立草业公司3家,饲料加工合作社2家,为“关岭牛”发展提供充足的饲草保障。

杨家志介绍,通过畜牧技术人员跟踪指导解决了“牛生病”问题,规模化种植牧草解决了“牛饲料”问题,科技支撑“关岭牛”养殖实现规模化。

良种繁育 让“关岭牛”更壮

位于关岭上关镇的关岭牛核心种牛场通风良好,圈舍干燥。

“种牛场是我们新建的养殖示范场,采用现代化、机械化养殖,全部建成后可实现自动下料、自动刮粪、智能控温标准化生产。”据关岭自治县牛投公司总经理郭国强介绍,县牛投公司现已投资1800万元建成1200头规模保种场,初步建立“关岭牛”地方保护品种繁育体系,促使“关岭牛”品种资源得到保护、发展和开发利用。

“回顾牧业发展历程,每一次产业进步都与良种繁育推广密不可分。”据市畜牧技术推广站站长宋汝谋介绍,关岭牛作为国家级重点保护的78个地方畜禽品种之一和中国“五大名牛”之一,一直以来都以出肉率高、氨基酸含量高、蛋白质含量高、繁殖率高、脂肪含量低等远近闻名,肉质细腻鲜美,但个头小、增重速度慢是其参与市场竞争的短板,通过科技手段,把关岭牛与引进的安格斯牛进行杂交,再提纯复壮,既保持关岭牛牛肉品质,又增大关岭牛个头,提高养殖收益。

关岭聘请贵州大学动物科学教授、高原山地动物遗传育种和繁殖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负责人为技术顾问,省兽科所专家任“关岭牛”首席专家,省农委、市畜牧局支持组建“关岭牛”技术指导服务专家团,在县级选拔专业技术人才成立“关岭牛”发展技术服务组,强大的技术团队为关岭牛良种繁育提供技术支持与保障。

2018年2月,种牛场首批从国外购买了93头安格斯母牛,对关岭牛进行扩繁和品种改良。截至目前,关岭牛生态种牛场已存栏935头,其中关岭牛种公牛18头,关岭牛能繁母牛336头,安格斯能繁母牛345头,牛犊等154头。

“通过良种繁育,五年左右时间,关岭牛品种就可以得到全新优化,提高市场整体竞争力。”宋汝谋认为,关岭牛良种繁育体系的建设,有利于保障关岭牛良种供应能力,进一步推进“关岭牛”产业持续发展。

“通过三年的发展,从圈舍修建、牧草种植、技术保障、防疫体系、品种保护,再到屠宰、牛肉产品深加工,如今关岭牛产业已基本形成了完整的技术保障体系。”关岭县委常委、县委统战部部长、关岭牛产业办公室主任赵宗舜表示,经过不断的探索与实践,科学技术在保障关岭牛产业的稳定发展、为打造“关岭牛”品牌保驾护航的能力不断提升。

声明:本网部分文章转自互联网,如涉及第三方合法权利,请告知本网处理。电话:010-62110034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