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记者探访武功山脉采药人,感受悬崖上的惊险人生
石耳是一种生长在悬崖绝壁上的名贵药材,随着近来中草药价格的飞涨,药食两用的天然石耳每公斤价格达到2000元。天然石耳由此成为采药人最爱的同时,悬崖绝壁采药人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26日,记者来到位于芦溪县张佳坊乡的深山老林,在当地玉皇山绝壁与采药人爬山攀崖,真切感受到了这个群体的惊险人生。

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
  ——题记
  
玉女仙子巧取灵芝救百姓 惩恶扬善治县令。  一、
  菊花,别名更生。九月,菊花开遍。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一大户人家的庄院。于后园梧桐树下俏立的她,鹅黄色绣襟搭配白纱裙,一条翠绿长缎把腰围得盈盈一握,柳叶眉含春,杏仁眼漾波,瑶鼻樱唇,施施然若一朵菊,在风中摇曳万种风情。
  此时她唇边蕴一抹冷笑,看着向她围拢来的那群家丁,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般盯着她。
  “大家一起上!”随着带头的那个人一声令下,家丁们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扑上来,顿时刀光闪闪,剑花朵朵,细细密密如雨丝,直朝她全身招呼。正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白影翩然出现,惊若飞鸿,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家丁手上的兵器散落一地。那白影则手持宝剑在她身边落定,气定神闲,风度翩翩。
  “姑娘,快走!”他把剑一摆,一边护住少女,一边出声催促,声音低沉而平稳。
  她微微一笑,明眸皓齿,顾盼生姿,映得满园菊花黯然失色,白衣男子一时也有些失神了。她没有要走的意思,只是从腰间缓缓抽出一把软剑,剑身宽不过一寸,颤颤巍巍的似乎毫不着力,然而经她手腕一抖,银光乍现,剑动人动,身形灵动间漫天剑花飞舞,宛如寒冬里的雪花,肆意的宣泄着寒气,那剑花在阳光的照耀下灿然开放,顿时笼罩在一众家丁的头上。
  待得银光寒气收敛之后,地上斑斑点点,滩滩血迹妖娆,而先前气焰嚣张的家丁无一幸免,全都倒地气绝身亡,喉间均有一道深深的剑痕,鲜血正汩汩地从缺口流出。这一手笔亮得干净利落,白衣少年一脸惊骇,原来,她居然是个绝顶高手,就凭这功夫,在江湖上也是少有敌手。她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笑了一笑,语气轻巧中难掩一丝凄凉:“我是更生。此项任务已经完成,多谢公子相助,后会有期。”双臂一展,宛若矫捷的燕子,一顿足,施展“帘云纵”,潇洒地跃上墙头,然后回眸看他,双瞳澄澈,把那依旧沉浸在错愕里的清朗眉眼,深深印在心里。
  更生。他低眉喃喃,口中念念有词,燕翔山庄的第一号杀手。
  
  二、
  燕翔山庄。
  秋风阵阵,浮叶飘飞。更生坐在石凳上,用手帕轻轻擦拭着心爱的软剑,擦着擦着,一个英俊挺拔的白影浮上心头,紧急之时的出剑,气定神闲的相护,诧然惊愕的神情始终萦绕在心头,挥之不去,搅得她有些心浮气躁,索性把剑放置于石桌上,怔怔发起呆来。
  “金菊,累了吧!要不要回房歇息一下?”
  更生站起身,不用回头也知道是师兄杨若帆在唤她。杨若帆平时除了练武,还喜欢吟诗作画,尤其喜欢画菊花。他笔下的菊花风骨傲然,栩栩如生。人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他的儒雅气质却由内而外,浑然天成,是很多女子心仪的对象,但他的心里早就刻下了一个倔强女子的身影,再也容不下她人,虽然这个女子从来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更生,在他看来,只是他的师妹,一个值得他用生命去怜惜的女子。
  “没事,杀人……我都习惯了,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是累了……”更生笑了,却是满目苍凉,“师兄,不要再叫我金菊,金菊早在十三年前死了,现在的我叫更生,杀手更生。”
  “金……嗯,好吧,更生,师兄知道你,这些年来你……并不快乐,现在的日子不是你想要的,你有没有想过,其实,你还可以拥有另外一种生活,平淡却安心的生活?”杨若帆沉吟半晌,开了口,语气虽是淡淡,眼眸里却期待浓浓。
  “不!我要报仇!”金菊不假思索地回答,“自从十三年前师父把我带回来,把这把寒霜剑送给我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已经没有了平淡和安心,只剩下等待,只剩下报仇!我永远不会忘记娘亲和父亲的冤仇,我发誓,绝不让凶手逍遥法外!”说完,金菊再不看若帆一眼,犹自坐下,继续擦拭那日夜不离身的剑,眼神寒若冰霜。
  
  十三年前,更生不叫更生,她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金菊。金菊和父亲母亲一起生活,母亲喜欢菊花,花园里便开满了各种各样的菊花。她经常采下新鲜的菊花,做成菊花糕,菊花酥,菊花饼……给金菊吃,那股独有的馨香,是金菊特别喜欢的味道。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这样幸福的日子被无情地剥夺了。
  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一群黑衣人闯入了这个家,把这个家拆得支离破碎。金菊和贴身丫鬟莲儿被母亲塞进衣橱,她从不够严实的缝隙里往外看,亲眼看着黑衣人把沾满血腥的刀狠狠砍向温和的父亲的颈项,而另一把罪恶的剑从母亲的胸部刺过,母亲倒下的时候,碰倒了桌面的花瓶,鲜血染红了身边怒放的菊花。她想喊,嘴却被莲儿死死捂住。年仅七岁的她,永远忘不了父母那两张痛苦的脸、四只不瞑的目。
  一夜之间,昔日的豪门金府惨遭灭门。
  
  黑衣人走后,金菊和莲儿从衣橱里出来,金菊搂着母亲气绝身亡的尸体哭得声音嘶哑。还是莲儿有主张,她担心黑衣人会重新回来,硬是扯着金菊离开房间,悄悄的藏到废弃后园一个枯井里,然后两具簌簌发抖的身体蜷缩着抱在一起。
  果然不一会儿,黑衣人就回来到处搜查她们这“漏网之鱼”了。所幸他们并没有发现这个废井,她和莲儿才得以侥幸逃脱。
  金菊和莲儿在井里呆了三天两夜,饿得没有多少力气讲话了。第四天,天亮了很久,一个来此玩耍的男孩忽然听到井里有异常的声音,好奇之下大胆地过来查看,才把她们救出来。
  气喘吁吁地把两个女孩拉上来之后,男孩好奇地问:“你们是谁?怎么会在井里?”
  金菊瞪着圆圆的眼睛一言不发,她的眼泪已经流完了。
  “别怕,告诉我吧,兴许我可以帮助你们,送你们回家。”男孩子又说,语气很是恳切。怕她们不信,还使劲地拍了拍自己并不壮实的胸脯,向她们保证。
  “我们是金府的,她是我们家小姐。三天前,老爷和夫人被杀了。我和小姐亲眼看见的,他们死得好惨……”莲儿泪如雨下。
  “我不会放过那些凶手的!我要报仇!”金菊握紧了柔弱的拳头,然而随即又尴尬地低下了头,因为肚皮咕咕叫了。
  “饿了吧,我这有一个馒头,来。”男孩子很细心,立刻从怀里掏出一个馒头,分成两半,一半递给莲儿,一半递给金菊。莲儿接了过去,而金菊眼定定地看着男孩子,一言不发。“要报仇,就得活下去。不吃点东西,就会饿死,命都没有了,还怎么报仇?”
  这句话犹如醍醐灌顶,惊醒了金菊。金菊的眼中顿时燃起熊熊的火苗,她一把抢过男孩子手里那半个馒头,狠狠地往嘴里塞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下去,报仇!
  
  三、
  离开金府之后,为了避人耳目,金菊和莲儿不得不找了一片山林,钻了进去。
  男孩送的干粮已经吃完。金菊和莲儿只好摘些野果充饥。山高林密,两个女孩子终于还是失散了。金菊焦急地到处寻找。深一脚浅一脚地寻到山脚下的时候,眼前的杀气让她赶紧闪到一棵大树旁,小心翼翼地朝外张望。只见一个面容清丽的女子,乌黑的长发束成高髻,只插了根银色的梅簪,手持一把银光闪闪的剑,独自应付五个满脸横肉的大汉却面无惧色。只见她冷哼一声,手捏剑诀,玉手挽起漫天剑花,剑花所过之处凉意侵体,让人目不能视。剑花消失后,那五个大汉已经躺下,他们已经永远没有机会再次起来了,因为他们已经见了阎王。
  金菊眼见着这个女子用洁白的手绢擦拭剑身之后就要离去,赶紧跑出来,张开双臂拦住去路。
  长发女子望着她的面容,眼里闪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光芒,她冷冷地说:“你这孩子拦住我,想干什么?”
  金菊忽然双膝着地,“我叫金菊,我要拜你为师。”
  那位女子摇摇头,“学武很辛苦。”
  金菊抬起头,毅然地说,“再苦我也不怕!”
  女子眼里忽然精光暴涨,她蹲下,望着金菊的眼睛,似乎要看进她的心里,“为什么要学武?”
  “我要报仇!”
  “哦……”
  女子把金菊带到了燕翔山庄。
  从此,世间少了一个叫金菊的少女,燕翔山庄多了一个更生。
  
  十三年后,根骨奇佳的更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惯使一柄寒霜剑,其武功造诣已经迫近她的师傅,成了燕翔山庄名副其实的第一杀手。江湖传言此人武艺卓绝,尤其心狠手辣,寒霜剑下无一活口,让人闻之色变。她似乎不问善恶,只要是师父有令,刀山火海敢下,天堂地狱敢闯。
  只有师兄杨若帆知道金菊的苦。亲眼看见金菊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痛了自己收拾,伤了自己包扎,多少个夜里,抚摸着全身上下累累伤痕,独自躲在角落里舔舐忧伤。而他自己,师父却最是不屑于派他任务,虽然他武艺毫不逊色,却是心慈手软,从不伤人毫发,每次接到任务,总是留下活口,让师傅不得不出面进行善后,师父每每斥责,杨若帆都唯唯诺诺认错,然而还是不能对对象痛下杀手,师傅尽管火冒三丈却也无可奈何,只好让他处理庄内杂物,而再也不派他执行任务。似乎他对师父这样的安排很满意,每天都笑容满面,只有面对更生的时候,他才会一脸认真。
  现在,他又认真地和更生说:“金菊,你现在做的事,和当初那帮黑衣人有何不同?”金菊一怔,若有所思看着他。
  杨若帆继续说,“金菊,我知道,你是个善良的女子。冤冤相报何时了,放下仇恨,我们退隐江湖,找一处桃花源重新开始,相信我,我会让你幸福的。”
  若帆的一片痴心,金菊不是不懂,然而,她并不领情。他不知道,没有了恨,她不知道自己生存的意义是什么。至于爱,她还有资格得到么?
  所以面对若帆的表白,她总是低了头,默默离去,不肯有一星半点的回应。这次也一样。
  杨若帆看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那股孤寂灼伤了他的眼睛,他纵然心疼至极,却也束手无策。
  于是,他选择了暗中守护。
  金菊每次出任务的时候,他都悄悄尾随而去,以便需要的时候施以援手,然而金菊从不曾失手。
  那一次,更生奉命取金刀门掌门的命,杨若帆恰巧因为庄里有贵宾要招待,而没有尾随,才会有白衣书生施以援手,虽然金菊一样不需要谁的出手相帮。
  
  四、
  “师父,这个消息准确吗?”金菊听到师傅的话,两眼熠熠生辉,灿若繁星。
  “当然,为师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停止过调查。当年你爹深得皇上器重,在梧州赈灾的时候,不愿意和同行的官员同流合污,执意把赈灾物品全都发到百姓手里,因此得罪了很多人。而背后掌控整个过程的,正是和你爹情同兄弟的韦大洲。”这个被金菊称作师父的女子,正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燕翔山庄庄主梅簪!
  “啊!为什么呢?”金菊诧异地问。
  “也许这就是人性的丑恶吧!强烈的嫉妒心理会葬送一切表面看起来很美好的东西,包括兄弟之情。”慢条斯理地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梅簪冷冷地说。
  “狗官!今夜我要灭你满门,让你血、债、血、偿!”金菊两眼喷出熊熊的复仇火焰,右手下意识地握紧腰间的寒霜剑。
  一旁的杨若帆听得很仔细,刚想说些什么,却又闭上了嘴,看着金菊决然的神情,他的心里隐隐泛起不安和担忧。
  牙还牙,以血还血,真的好吗?金菊啊,报仇真是你唯一的心愿吗?可惜没有人能回答。
  
  “金菊,报仇之后,就此罢手了吧!”在回廊拦住金菊,杨若帆皱着眉头,担心地看着她。
  “嗯,我也累了,倦了。”她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去,心里却也是千回百转。
  自从那日的惊鸿一瞥之后,白衣男子便成了她的眉间心上挥之不去的影子,每每午夜梦回,金菊披衣而起,站在窗前仰望苍穹的时候,她居然能感受到久违的温暖,她又惊又喜地发现,有颗小小的苗,在她满是焦土的心里发芽,他,是进入她心里的第一人,他会给她带来春暖花开吗?
  她不知道,但是她很想知道,她会知道的。
  
  五、
  秋雨潇潇,落花满径。
  三更梆响,正是人们美梦正酣的时辰。金菊一身夜行衣装扮,悄然来到韦府,目测了墙体的高度之后,一招洒脱的“乳燕穿云”就跃过围墙,轻轻巧巧地落在院子里。左右张望了一会,便迅速作了准确判断,过曲廊,穿花墙,直奔主人卧房。似乎韦府并没有护院的家丁,加上有淅淅沥沥的雨声作掩护,轻功卓越的金菊行动畅通无阻,却在经过一个房间的时候,被低沉的话语吸引,停下了脚步。
  金菊悄然摸近,一个“帘云纵”无声无息跃上房檐,再一式“倒挂金钩”探下身来,几个动作一气呵成,相当爽利。她用食指沾点口水,轻轻点破薄薄的窗户纸往里张望,不看则已,一看之下差点控制不住自己要掉下来。屋里,分明有那个萦绕在心里千百回的影子!
  赶紧回神,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要冷静。
  果真不愧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的杀手,片刻功夫,心情已然平复,她继续往里窥着。
  依旧是一袭白衣,依旧是怜惜的笑容,只是,他此刻面对的是另外一个明艳的女子。
  “汀兰,明天就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了,真希望这长夜快点过去。”他温柔地说,握紧了女子的手。

说到桔梗,也许很多人都会想起著名动画片《犬夜叉》里那个拥有神力,却也有着悲伤命运的巫女。其实,桔梗也是一种天然中草药。桐桔梗茶色泽呈琥珀色,晶莹剔透,口感纯正,因产于河南省南阳市桐柏县桐柏山而被《本草纲目》命名为桐桔梗。桐柏县有天然中草药1000多种,素有“中药宝库”之称。桐桔梗有独特菊花贯心,入药可祛痰排浓、除邪避湿瘟、补内漏及喉痹。原为野生,现已能人工种植。2006年4月,国家质检总局批准对桐桔梗实施地理标志产品保护。

灵芝,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吉祥、富贵、美好、长寿的象征,有仙草、瑞草之称,中医一直视为滋补强壮、固本扶正的珍贵中草药。

图片 3王德根在攀崖

相传,桐柏山有个叫桔梗的药农后生,天天外出采药。一天,他刚进山,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定睛看去,是山崖上长的一株野金菊,它在风中摇来舞去。突然,那株野金菊被一只野鹿踏倒了。善良的桔梗十分心疼,便用手攀藤蔓,脚蹬悬崖用尽力气,好不容易才爬了上去,把那株野金菊扶起。岂料,就在这个时候,一脚登空,桔梗从万丈悬崖上跌落下来。昏迷间,隐约听到有人叫桔梗哥哥,他睁眼一看,只见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守在他身边。女子说:“我是天庭下凡的菊花仙子,念其救助之恩,愿以身相许,与你结为终身伴侣。”桔梗答应了。从此,一个采药,一个纺织,生活虽然贫寒,却和谐幸福。谁知天帝怪罪下来,一声惊雷,将菊花仙子抓走。这时,桔梗听见天空呼唤:“桔梗哥哥,好好保重!把我的尸体埋葬在采药的路上,你看见坟茔,就看见我了!”话音突止,一颗被撕碎的菊花苗摔在了眼前。桔梗失声痛哭,怀抱菊花苗跳下山谷。刹那间,山崩崖塌,堆成了一座坟茔。此后每年,坟茔上都会长出一株草,人们便起名叫桔梗。因为他怀抱菊花,那入了药的桔梗就是菊花心。

相传很久以前,有一条青龙在应城大洪山的山涧里修炼。这条青龙是东海龙王的幺儿子,它听说天宫的玉女仙子常到汤池温泉沐浴,就妄想沾点仙气,增加一点功力,便趁玉女仙子沐浴之后钻到汤池里洗澡。由于它的道行不深,致使汤池泉水污染、瘟疫漫延。玉女仙子知道后,立即下凡为百姓们解除疾苦。她来到汤池地界,先用玉簪刺破手指,将鲜血滴入温泉中解毒,然后到大洪山去采灵芝回来为百姓们疗疾。

凭借一根棕绳,在悬崖上讨生活

她脚踩祥云来到半山腰,见悬崖上有一株硕大无朋的灵芝闪闪发光,正想靠近,忽然从草丛中游出一条豹花大蟒,吐着信子向她扑来。她迅速从腰际摘下玉佩朝大蟒掷去,一下子就套住了大蟒。这玉佩是一个如意圈,能变大变小,大蟒被紧紧套住,挣扎一会就不动了。她再定眼一看,哪来的大蟒,套住的竟是一把采药锄。玉女仙子暗自高兴,拿上药锄来到灵芝跟前,却又见一个大马蜂窝挂在灵芝草下,马蜂上下飞舞。玉女仙子拿出宝扇一挥,那马蜂窝就掉了下来,随即变成了一只采药篮。玉女仙子大喜,提起药篮采下灵芝,回来配制药方,真是药到病除,瘟疫很快就被扑灭了。

王德根,今年55岁,家住芦溪县张佳坊乡杂溪村,家里共有6人。王德根本姓何,7岁时过继给一户王姓人家而改姓王。王德根的父母是乡村郎中,对中草药有一定研究。1980年,23岁的王德根因家里贫困,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面对行医多年的父母和屋前屋后的深山老林、悬崖绝壁,王德根与同村的胞弟何世武打起了采药谋生的算盘。

却说应城县令姓刁,是一个贪财好色的狗官。他得知吃了灵芝草能百病不侵、延年益寿,就想霸占灵芝草。他将玉女仙子拿下,还没收了他的采药锄和采药篮。刁县令见玉女仙子美丽无比,不觉神魂颠倒,却装腔作势道:普天之下,皆属王土,本官本欲将你治罪,念你红颜弱女,只要你交出灵芝草,本官网开一面,与你共享荣华富贵如何?玉女仙子听后,想了想说:感谢老爷抬举,只需依我三件事。刁县令忙问哪三件?玉女仙子说:第一件,当堂释放被抢来的民女。刁县令觉得那些民女们的姿色加起来也不及玉女仙子的千分之一,立即吩咐衙役们照办。玉女仙子再说:第二件事,开仓放粮,救济百姓。刁县令本不肯答应,但他越看玉女仙子越觉得美,邪火上升,马上传令开仓放粮。玉女仙子又说:第三件事,你平时为非作歹,残害百姓,必须割下你的头来示众。刁县令一听勃然大怒:来人哪,给我拿下!衙役们正要上前,只见玉女仙子不慌不忙地用宝扇一挥,堂上的采药篮变成一个马蜂窝,窝里飞出一大群马蜂围住衙役们猛蛰。刁县令吓得目瞪口呆,正要逃走,玉女仙子又将宝扇一挥,那把采药锄变成一条豹花大蟒,将刁县令紧紧箍住,不一会儿,刁县令便一命呜呼。玉女仙子再挥宝扇,那群马蜂便纷纷钻进蜂窝又变成一个采药篮,豹花大蟒也化成一把采药锄。

上山采药,先要认识各种草药及其形状。王德根通过向父母学习,掌握了几十名常用中草药名称、形状和药性、疗效。

随后,玉女仙子走出县衙,辞别百姓,施展法力将那条青龙压在了文峰塔底。

26日,王德根告诉记者,普通的中草药一般生长在山谷里,但一些名贵药材却生长在悬崖绝壁上。为了采到绝壁上的名贵药材,他和何世武找到了棕皮,搓成一根长约百米、粗约酒杯大小的棕绳,凭借着这根棕绳,兄弟两开始了长达几十年的采药生涯。

王德根说,绝壁采药通常有两种方式,一是采药人从悬崖顶上顺着绳子落下;其次是采药人站在悬崖底下,抓住由上放下的绳索往上攀爬。

穿梭深山,药材分布了如指掌

杂溪村与莲花县搭界,属武功山脉尾部,当地最有名的是一座名叫玉皇山的山峰,此山不仅陡峭,且怪石林立,有诸多悬崖绝壁,具备生长名贵药材的环境。

26日13时许,记者与王德根、何世武一起出发,顺着玉皇山顶峰一路攀登而上。王德根兄弟都是年过五旬的人,但穿梭在深山老林里行动快速,一路令记者落后很远。王德根说,在他30多年的采药生涯中,主要采药地是萍乡芦溪县境内的武功山、宜春的明月山、萍乡莲花县和吉安安福县境内的和山。对于药材的分布情况,王德根说,武功山主要有定风草、石耳、滚子柴、一支黄花、石黄荆、石黄豆等药材;明月山有大郎一支箭、阴阳和、八角莲、草乌子、百合等中药材。何世武也说,方圆100公里内,药材分布情况、悬崖绝壁的数量和高度,他们兄弟俩都了如指掌。

15时许,三人终于站在了一个高约50米、宽约30米、陡度呈90度的悬崖绝壁下。为了到悬崖上去采摘名贵药材,何世武顺着这座悬崖绝壁,绕了一个大弯爬上了崖顶。何世武将绳索绑在崖顶的树木上,固定后将绳索扔了下来。看到弟弟将棕绳扔下来后,王德根双手抓住绳索上端,双脚顶住90度的绝壁,之后向上攀爬,开始采摘石耳。

几分钟后,附近的石耳和石豆黄被王德根采摘一空。王德根便两脚向右边使劲蹬踩,身体迅速将左边移动,左边的石耳、石黄豆摘光后,王德根又迅速移到了右边……记者站在崖下观看,王德根就像一个紧贴在石壁上的蜘蛛人,挂在绝壁上行走如飞。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28-6560886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
时内删除相关内容。$pager$ 采药行规,忌讳大喊大叫

在绝壁上采摘了约半个小时后,王德根气不喘、心不跳地回到地面时,向记者展示了他的成果,他挂在胸口的布袋里已有少许石黄豆和约2两的天然石耳。

在王德根攀上绝壁采摘草药时,为了拍到照片,记者爬上了一颗高约4米、生长在陡坡上的大树。当记者在树枝上坐定下来后,目光扫过四边的树枝时,突然恐惧油然而生:树枝上到处都是毛毛虫,这些虫子全身长着毛毛,长约2寸,粗如筷子。惊恐之下,记者立即将这个情况将绝壁上的王德根反映,并将脚下的一只毛毛踩死。谁知,王德根一点也不紧张。“你不要叫,不要摇晃树枝,也不要踩着它们,采药人忌讳在深山老林里大喊大叫,如果你又叫又摇,它们立即就会顺着树枝爬行,并爬到你坐的位置。”记者细细观察,这些毛毛虫果真被记者刚才的叫声惊醒了,且正在顺着记者所坐的位置爬了过来。

在下山的路上,王德根告诉记者,采药人除了有行规,还有行话。采药人进入深山后,不能叫对方的姓名,只能叫伙计;攀登山峰和悬崖时,最怕上面滚来石头,所以他们管石头叫“豆腐”,图的就是口头吉利;如果发现危险,采药人也不能说快走,只能说“扯毛”;看到毒蛇叫“溜公”;看到蚂蚁叫“锯屑”;管马蜂叫“山蚊子”……

兄弟协作,运气好可日赚千元

王德根兄弟在悬崖绝壁上采药谋生30多年,凭着胆大心细,在这个危险系数极高的行业里,兄弟俩一直没有出现大的摔伤跌伤事故。据介绍,王德根在外采药最久的一次是几年前,当时王德根兄弟与其他几名村民顺着武功山一路看见悬崖就攀,看见绝壁就爬,经过半个月的连续行走,萍乡武功山、宜春明月山等地的悬崖都留下了他们的足迹。

有一次,王德根在明月山的一处绝壁上发现,这里除了一些名贵中药材外,更多的是价格惊人的天然石耳。王德根在绝壁上采摘了两个小时,仅石耳就摘下了大半布袋,晾干后近1公斤。当时每公斤天然石耳的价格是1600元,包括其他名贵中药材,当天的收入非常可观,兄弟俩可各分1000元。王德根说,采摘药材一天到底能赚多少钱,这主要是看运气,如果运气好,日赚千元完全不在话下。如果运气不好,可能一分钱也赚不到。

王德根说,他和弟弟是在悬崖上讨生活,尽管很危险,但他们却很幸运,从来没有出现摔伤跌伤事件。据悉,十多年前,一名湖南男子独身来到武功山脉一悬崖处采药摔死,当地村民上山砍柴,闻到臭味才找到尸体。王德根说,采药人从事的职业最危险,他们赚的钱都是用生命换来的,所以为了安全,进山采药一般都是两个人,但搭档一定要选择亲人。

■记者李桂明文/图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28-6560886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
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