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五指山:一条生态富民的新路子。据了解,五指山市南圣镇、畅好乡等乡镇已经有数十户农民开始养殖毒蜘蛛,每户养殖从几百只到数千只不等,他们养殖的主要是虎纹捕鸟蛛和敬钊缨毛蛛。经过驯化的蜘蛛比较温顺,不主动攻击人,即使不小心被咬到,也无大碍。

五指山市以公司投资建设的产业项目为支撑,发展现代农业新产业。分管农业的副市长李永铭说:“去年安排2000万元扶持发展农业新产业,以高附加值的新产业促农增收,给农民发家带来新的希望。”

去年年底,南圣镇什兰村村民黄政珍从海南佳裕生物开发有限公司免费领取了近2000只毒蜘蛛幼苗,分别放到家里和橡胶林中养殖。“毒蜘蛛放到橡胶林里,平时基本不用管理。”黄政珍告诉记者,根据佳裕公司与他签订的协议,养殖10个月后,每只毒蜘蛛按照18元到22元的价格收购,2000只毒蜘蛛可以卖4万元左右,而成本仅1万元左右。

水满村支书王基美算了一笔账:“2010年村民入股开发景区和漂流景点,每年分红15万元。2009年前没搞旅游,村里人均收入不到2000元,现在是6600多元,全乡最高。”

近日,五指山市南圣镇牙南上村村民廖苏告诉记者,毒蜘蛛比较好养,成本也低,他扩大了养殖规模,这批养殖了3000多只。

去年开始,佳裕公司发动周边的农民养殖毒蜘蛛,种苗、大棚等,政府补贴,公司垫付。首批每只毒蜘蛛饲养成本5元,第二批开始下降到2元/只。南圣镇什兰村村民邢泽华的铁皮屋里养着2000只毒蜘蛛,他告诉记者,毒蜘蛛2天喂一次,不影响干农活,10个月大的毒蜘蛛能卖20元/只。

记者在廖苏的养殖基地看到,200平方米左右的厂房里,几排木架子上,钉着几千个木盒子,盒子里面装有少量土,每个盒子里养殖一只蜘蛛。“我这里的蜘蛛食物主要是黄粉虫,现在蜘蛛还小,每周喂一次食就行了。”廖苏说,黄粉虫是他自己养的,成本较低,养蜘蛛不怎么费时间,家里农活也不会耽误,他还在自己的林地里放养了一些蜘蛛。

从民间传统药业原料科学规模开发农业新兴产业。五指山民间有毒蜘蛛泡酒治风湿的传统,海南佳裕生物开发公司10年投资数千万元,养殖、研发敬钊缨毛蜘蛛、虎纹捕鸟蜘蛛产品。在南圣镇毛祥村,两栋10米高的现代化钢架厂房刚建好,“这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毒蜘蛛养殖基地。”公司负责人陈雄告诉记者,毒蜘蛛全部是五指山本地种,公司2014年获准生产卫消、药械字毒蜘蛛产品。

记者在黄政珍的橡胶林中看到,林子里有不少大小不一的洞穴。“这些洞是我用钢管打的,也就40厘米左右,蜘蛛就居住在里面,晚上出来觅食。”黄政珍说。

2015年是省委、省政府实施新一轮农民增收计划的第三年,五指山市农民人均收入预计增长15%。市委书记宋少华说:“我们发挥独特的生态优势,调整农业产业结构,加快现代农业发展步伐。以品牌农业为导向,以产业项目建设为支撑,实施中部特色养殖增收项目,实现农民大幅增收。”

“目前,五指山市已经有60多户农民跟我们公司签订了毒蜘蛛养殖合同,安排蜘蛛种苗10余万只和相应养殖设备。”海南佳裕生物开发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陈雄告诉记者,经过10多年的探索、研发以及临床应用,以海南五指山毒蜘蛛为原料制作的相关产品已经研制出来,并陆续投放市场。今年他们计划把毒蜘蛛养殖户发展到200户。下一步,公司养殖基地将大量繁育毒蜘蛛幼苗,然后免费发放给农户养殖。

近日,海南五指山山区虽有几分寒意,但处处充满生机。在五指山市南圣镇同甲村,记者看到村民黄金香家的地里一片翠绿,她把3亩水稻田改种树仔菜。近两年,树仔菜的价格较高,销路好,一亩地一年收入近2万元。她兴奋地说:“种一亩水稻年收入才1500元,种树仔菜一年收入高10多倍。”

五指山主峰脚下的水满乡农民入股景点开发、卖土特产等,摆脱了贫困。水满上村最漂亮房子是村妇女组长王菊贰家的3层半小洋楼。2010年以来游客多了,她家用靠旅游赚的三四十万元盖新楼,2013年搬新居,新楼留7间房供游客住,春节等假期常常住满。她告诉记者:“游客在我家吃住,我每年收入1万多元;卖土特产给游客,我每年收入2万多元。”

新产业:以高附加值增效益

五指山市长陈振聪告诉记者,全市2014年发放各种惠民补贴共8175万元,扶持发展现代农业特色产业、绿色产业,促农增收。2014年全市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642元,同比增长13.8%;2015年前三季度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625元,同比增长11.7%,增速排全省第三。

从传统生态资源开拓农业新产业。忧遁草是五指山土生土长的具有药用和保健功能的野菜,五指山盛富农业开发公司瞄准保健食品市场需求,投入巨资开发忧遁草产业项目,兴建加工基地,推出忧遁草茶、忧遁草粉和鲜叶等产品,开拓国内市场,忧遁草茶每斤零售价高达两三千元。总经理杨国显说:“公司在南圣镇租500亩地种植忧遁草,带动周边农民种植500亩,与农民签订合同,3年内忧遁草叶由公司收购。忧遁草是有机种植,种苗、牛粪、地膜等每亩需7000元,都是政府补贴。农民不花一分钱,投劳就能赚大钱。”

“这批毒蜘蛛卖了能进账4万元呢!”他开心地说。

新业态:农旅结合促增收

易建阳 刘 袭 张太东

乡村旅游开发增加农民工资性收入。水满乡番龙村什浦村民小组的王秀明,以前靠老公当护林员每月800多元工资养家,家里生活贫困。2014年4月,她到离家三四公里的五指山亚泰雨林度假酒店打工,月工资1700多元,是她老公的两倍。她满脸笑容:“在家门口打工我非常满意,能够照顾家里老人和小孩。”

新模式:合作社带动规模化

五指山市旅游业发展加速,去年上半年接待游客72万人次,同比增长15.92%,旅游总收入1.2亿元,增长25.59%。市旅游商务局局长陈键说,积极打造农旅结合的现代农业新业态,开拓农民增收新路子。

毛道乡毛卓村宝龙村小组的邢月容是合作社成员。她告诉记者:“2014年养2000只蚂蚁鸡,收入近5万元。”她去年养的第一批鸡,6月底合作社全收了。

五指山市创新地探索合作社和龙头公司的经营新模式,以新模式带动农民脱贫致富。2014年培育发展省级农民专业合作社示范社10家、市级30家,带动农户1000户以上。

合作社以双赢的新模式推动优质农产品产业化,实现农民大幅增收。台商叶朝宗2002年到水满乡租地420亩种茶树,2009年建成海南第一家由农业部认定的有机食品基地,兴办高山有机茶厂,他的茶叶卖4000元一斤,少量茶芯卖1万元一斤,高端红茶出口到迪拜等地。他探索双赢的合作经营新模式,7年前开始把租用的林地归还100多户农民,农民不退租金,只要管理好自家地上的茶园,摘茶叶卖给合作社,当年茶青5元一斤,每年涨一元,去年卖12元一斤。租期还有17年,到期后茶树归农民,激励农民管好茶园。他说:“我出所有成本,农民投劳就有收入,公司得项目,农民得现金。”

合作社开拓市场、解决种苗和技术难题,携手农民使散养的优质农产品规模化、市场化。五指山市农户散养的本土蚂蚁鸡,价格比其他鸡贵出一倍,但农民只是少量饲养。2009年初,大学生雷华松组建五指山南圣华松蚂蚁鸡合作社,提供鸡苗、饲料和养殖技术,收购成品。短时间内蚂蚁鸡实现规模化、市场化生产,迅速占领海口、三亚等地市场。合作社的3座种鸡场形成年产130万只鸡苗规模,去年给农民80万只鸡苗、销售农民养的30万只成品鸡,带动200多户农民增收致富。雷华松说:“今年成品鸡销售量将达到40万只。”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